梨茉

時而冷淡 時而溫暖 只為追尋 一方心靈淨土

美味廚藝01


◎維勇無誤

◎肉…我努力

◎些許情節純屬虛構,與現實中的廚評沒什麼關聯

◎ooc?(希望沒有

◎小南—高二生/勝生烏托邦的工讀生

-----第一章-----

正點午時,店內的冷氣機氤氳運轉,鵝黃色的柔軟光線在古典和風裝潢內暈染開,開放式的廚房吧檯上菜單整齊疊放,濃郁的醬汁香氣飄散在商街小道上誘惑著來客,有著漂亮的書寫體木牌由〖Close〗翻成〖Open〗《勝生烏托邦》準時開張。

“叮鈴鈴~”「歡迎光臨~」

{中午好啊勇利,今天還是老樣子吧~}

「中島先生要的是和牛A餐對吧!,請稍等😊」

{勇利哥哥我要咖哩豬豚!!!}

{我要蝦蝦握壽司!!!}

{軒、玫你們乖乖做好等!!^^#}

{小泉想吃什麼?告訴媽媽}{我要吃…}

{請給我一份…}

歡樂喧鬧的溫馨氣氛在小店裡肆意渲染,就像在烏托邦的極樂世界一樣快樂自在,十分符合招牌的宗旨,這是長谷津小鎮的日常,每到午時,家家戶戶只要用空便會來此一聚,大人們談事聊天小酌嚐鮮,孩子們嬉戲玩耍冒險追逐,當然外地來客自然也不會少,為了讓不同年齡層的客人有共有的獨立空間,講究空間的劃分是勇利父母的得意之作,雖然店面規模不大,卻沒有絲毫擁擠的壓迫感,同時保留古典和風的風格,是煥然一新的時代創新,也是老長輩們懷念歲月的記憶,這也是為什麼經營50多年的勝生烏托邦深得人心的原因之一。

「小南,時間差不多了,你先回去吧」

「勇利前輩辛苦了,那我去準備下班了。」

下午七點,晚霞的餘光西照時正是店面打烊的時間,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,勇利都希望員工早早回家才安全,最後的善後工作由自己處理就好,因此店裡唯一的工讀生— 南 健次郎在怎麼不願意還是會乖乖回家,至少比以後不能到自己憧憬的前輩店裡工作來的好。

「前輩我先走了,明天見~」

「一定要老老實實的回家哦,不要在像上次那樣躲在花店那裡了,要是被我發現…」

「我我我我我知道了啦前輩,我一定會乖乖回家的,再見!」

看著晚輩慌慌張張的身影,勇利不禁莞爾一笑,門外的紅櫻含苞待放,隨著柔風吹拂搖曳,伴著昏黃夕紅的漸層背景印上勇利紅褐色的仁瞳   『已經過了三個月啦…』     

關上拉門回到廚房,勇利閉上眼輕聲呢喃著,自3個月前在《festa》歐式廚藝競賽落敗後回到老家,對於未來的選擇仍是迷茫無措,曾想過直接接手店面就算是對未來交代了,但還是躊躇不前,不是這個選擇無法執行,而是當面對著滿房間偶像的照片放空時,那份想繼續前進的信心又會萌生出,但在下一刻就被自卑感無情澆熄,在這個自我矛盾的想法之下,最後決定設定4個月的測試期限,先試著接店,在決定去向。3個月了,僱用了小南、熟悉了店面的經營日常,但搖擺不定的思緒還找不到著陸點,距離給自己4個月的時間剩不到30天了…

『到底該怎麼做呢…』

“叮鈴鈴~”

清脆的風鈴聲打破愁慮的沈默,對於已經打烊的店家,最不樂見就是休息時間被受打擾,最令勇利困擾的有兩種人;一是打烊後上門的客人,二是頻頻跑回店裡的下班職員,顯然的,後者的可能性最高

「小南,這次又忘了ㄕㄜ…」

推開廚房出入口的擋布,本以為來者是忘東忘西的員工正想念幾句,但當勇利與眼前的男人四目相交的瞬間,到嘴邊的說教馬上梗塞

「勝生烏托邦,真是個好名字,你說是吧?勇利。」

—— to be continued